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配资的优势

当前位置: 配资的优势 > 教育 > 儒博圆易方达基金桌论坛:人工智能时代,孩子的教育要交给机器人吗?

儒博圆易方达基金桌论坛:人工智能时代,孩子的教育要交给机器人吗?

时间:2020-04-09 18:56来源: 作者:admin 点击: 39 次
2019年8月27日,“AI无界教有方”儒博品牌升级暨布丁新品发布会在北京举行。儒博邀请到多方合作伙伴到场,在“儿童教育智能化”圆桌讨论环节,清华大学出版社少儿分社社长曹敏、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副教授童莉莉、工程师爸爸CEO李文华和现代教育集团董事长陈江斌,与儒博联席总裁尹方鸣、副总裁陈忆(主持人)

2019年8月27日,“AI无界 教有方”儒博品牌升级暨布丁新品发布会在北京举行。儒博邀请到多方合作伙伴到场,在“儿童教育智能化”圆桌讨论环节,清华大学出版社少儿分社社长曹敏、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副教授童莉莉、工程师爸爸CEO李文华和现代教育集团董事长陈江斌,与儒博联席总裁尹方鸣、副总裁陈忆(主持人)分别从不同角度展开了一场关于人工智能时代儿童教育的深刻讨论。

以下为现场讨论速记(有删减):

陈忆:非常感谢大家参加我们这次的圆桌论坛,大家是我们的合作伙伴,也是行业内的头部机构和企业,我谨代表儒博欢迎大家的莅临。儒博做出好的产品,给用户更好的回馈和体验,跟我们这些合作伙伴是密切相关的。论坛正式开始之前,我想有请五位简单说几句是如何跟儒博结缘的?

曹敏:大家好,我是清华大学出版社少儿分社社长曹敏。最早的时候,我们作为一个内容提供方做了很多K12的内容,我们自己有几大板块。初期的时候,我们和儒博有很深度的内容合作。目前这块竞争蛮激烈的,我们很欣喜地看到儒博不断迭代自己,我们也期待和儒博的合作更深入,谢谢!

童莉莉:各位在场的领导和伙伴们,我是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佟莉莉。跟儒博的合作,聚焦在两个层面。第一个,是从高校学科发展的角度来说。我以及我的团队都非常认同儒博的理念,我所在的北师大也是我们国家教育部的智库,所以从理念上非常契合。北师大的教育团队,无疑是国内顶尖的教育技术的研发团队,希望有更多给国家核心知识产权的成果出来。我们国家部委,重要的科研团队,以及有社会责任感的儒博这样的公司,责无旁贷。第二点,我们主题的契合。AI技术如何走到孩子的面前?内容的产生,包括应用过程当中的伦理政策把控,都是我们的研究的出发点。在AI教师的资源的凝练上,以及如何的有序走到孩子们的面前,这是我们跟儒博合作的第二个契合点。

李文华:大家好,我是工程师爸爸CEO李文华。家长因为各种原因无法时时刻刻的陪伴在孩子身边,当初创业,就是希望孩子随时随地拥有想听什么故事都可以的自由。我们跟儒博的合作,其实是起源于共同的理想。我们公司产品的slogan叫“让好故事无处不在”。这个伟大的理想需要很多的企业共同专注、执着、长期的研发、迭代,推进。虽然技术的进步看起来有点慢,但我们无法阻挡一步步引领生活的变化,跟儒博董事长Jeff一样,我也是工程师出身,我们看到一个时代到来了,就是AI的分发,已经接近可以走进千家万户。第二阶段,让故事成为好老师,发挥出来更大价值,这是我们未来跟儒博合作的更进一步的方向,谢谢大家。

陈江斌:大家下午好,很开心也很欣喜参加这样一个发布会。我们跟儒博合作的渊源,最主要的是理念的契合。我们专注做青少年英语学习16年时间,我认为每一个人,应该有好的学习方法和学习方式,都应该会学好英语。儒博的愿景是“为地球上每位学习者提供机器人服务”,这是我们在理念上的共识。跟儒博的接触是因为我自己看到第一款的布丁豆豆之后,我觉得这个机器人挺好的,还有学习报表。给我了启发,我说这个我要了解一下,我很期待把这个东西做一款英语教育的产品。

尹方鸣:大家好,我是儒博的创始人尹方鸣。首先非常感谢大家来到这里出席我们的发布会。我作为创始人,参加这个环节,看到各位后心里很有感触。过去五年的历程,我们从开始做机器人到后来经历了很多的方向调整。想做儿童陪伴机器人,但做的过程,需要很多的故事、很多很好的内容。孩子的年龄跨度很大,我们就进行了分级,0到4岁是熏陶式的,4到8岁是学习型的。随着孩子年龄的增长,家长的痛点是陪伴不够,家长希望孩子成长。我们发现语文、阅读以及英语是我们的机器人能够教的。但最先能够教会的,是语言,其次是思维、启发,最后是学科。因此,就产生了跟今天在座各位的合作。

陈忆:我发现每一个教育从业者,讲的时候眼睛里都有闪光,我们希望给到孩子比我们以前更好的教育方式或产品。正式开始我们的圆桌环节,我们的圆桌主题,我简单拆借一下,应该算是两部分,第一是儿童内容,第二是AI智能。第一个问题我想先问童教授。童教授是权威专家,也有一线教学的经验,2015年开始在北师大的科研,也是针对儿童在线教育,所以我的问题是想有请童教授分享一下目前儿童在线教育培训行业,您有什么看法?或者说您觉得哪些东西可以做得更好?

童莉莉:谢谢。如何协调我们的校内教育和校外机构?第一个,主体的协同性。校内外如何协同,而不是站在对立面去博弈。从国家定位,要给他们一个正式的合法的或者说可以坐下来对话的地位。第二个,内容的契合上。校内讲什么?校外讲什么?未来AI的教师、课堂、远程直播都将成熟。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,包括做“一村一园”项目的时候,需要借助我们新的技术手段。我们现在在做的工作,是让主体机构,校内外能够更加的融合,更加的协同发展,从战略层面上结合。第三个,内容的设计。多信息源的环境下,如何来做好新型的课堂的教学和孩子们的学习?无论技术发展到哪一天,教育的本质都应是顺应人的自然发展规律的。我们要做的不是把培训机构给管制死,而是更多的协同好校内校外教育。校内教育、校外教育和新衍生的科技产品,我们希望做好整体的设计。

陈忆:教育应该是多元化的,教育场景也应该是丰富的,校内是一块,出了学校的家庭的育是另一块。儒博希望起的是辅助作用,不管是学校外还是学校内。第二个问题,请教现代教育集团的陈总。现代教育集团自成立以来专注青少英语教育近20多年,成为唯一一家获得“2018年度AI人工智能教育领军品牌”荣誉的青少儿英语培训品牌。20多年的一线经验,陈总您认为当前少儿英语教育存在的挑战和机遇分别是?

陈江斌:您的谬赞让我受宠若惊。教育的公平还是挺难的,我想这是今天大家谈的最重要的话题。公平、师资、好的教师是最关键的三个因素,尤其是对于青少年的学习。其中我认为好的师资是最难的,因为教育是需要情怀的,所以我认为首先是师资。其次,好的教学的模式,我认为是很大的挑战。学习的效果通过好的模式产生,而好的模式要随着科技的发展随着这个社会的发展形成。今天儒博就做出了很好的开始,当然这个路还很长,最核心的是把硬件打造好,未来的英语教育,要通过科技赋能,让学习更高效、让学习更标准。

陈忆:陈总可以说是我们一线的代表,那李总,还有曹社长,代表了另一端。这边是前线打仗,另一无边是做供给,李总和曹社长给孩子提供最好的内容。下一个问题给曹社长,清华少儿社是清华出版社的七个直属的分社之一,您觉得儿童出版行业,特别是儿童内容行业,该有什么样的变化和坚守?

曹敏:应对新技术,对于传统出版业的挑战是非常大的。我涉足少儿出版20个年头,在经历了最繁荣的出版业的繁华之后,现在发现能够留下来的少儿出版,是在所有出版板块中唯一一个逆势上涨的板块。换句话说,我们成年人可能自己买书的已经很少了,但会给孩子们买书。我们有很多的学习包,基于0岁到14岁孩子的发展特点,根据不同的领域和关键期,进行有针对性的有的放矢的训练。但我们发现,这些学习包只是一种补充,更多人购买的是我们个性化的阅读包和材料包,他们更多是明星家庭,包括清华很多奥运退役冠军,这些教育方式比较超前的人。然而,我们更多的希望服务到是教育资源匮乏地区的孩子,比如留守儿童。因此,2014年、2015年,各种的机器人厂家找到我们。我们希望孩子的教育能够均衡华,有教无类。大纲的教育不可能照顾到每一个孩子,有能力的老师会关注到超前的孩子和落后的孩子,科技的发展,能够让我们很多的以前无法实现的东西变成现实。对于我们传统出版社而言,首先是很积极的拥抱这个科技带来的改革的浪潮,同时我们自己做到更新和迭代。有一些东西是需要引进的,但我们必须研发出自己的内容来,才能够厚积薄发。无论科技的力量多么强大,都是内容为王,内容不够过关,外围的打造是缺少效果的。我们清华少儿分社成立比较晚,只有5年时间,但我们其实掌握了很多的前沿趋势和发展脉络的变革的东西,有信心更好地应对浪潮。谢谢大家!

陈忆:我记得我们说过,趋势不可逆但方式可控。都是在变革,我们也是在顺应变革。接下来的问题问到李总。我们都是创业者,口袋故事从2011年起一直深耕儿童市场,从儿童APP到做儿童应用市场和桌面,再到打造有声读物平台。一路走来始终不改初心。为家长挑选优质内容,为孩子孵化精品内容。李总也是“两次创业、三历生死劫”,是什么让您对儿童有声读物这个品类如此执着?

李文华:我是工程师,也是一个爸爸。最开始我意识到ipad是一个神器,但是内容太多了,需要家长筛选,所以我想解决这个问题。工程师爸爸最早定位是以爸爸的初心,给孩子挑选最好的内容。这样的高大上的方向和产品,到了2013年搞不下去了。为什么呢?因为我们用的内容全是国外的,国内没有。那时候,中国有300多家儿童APP企业,因此我们转做平台,有数据,很活跃。我自己有小孩,也喜欢给他讲故事,我觉得听或许是有刚需。很多东西可讲,所以我们觉得声音一定是大有文章可做的。我做故事的初衷在于我觉得声音是一个好东西,是与生俱来的东西,以是符合人类进化大脑层面的学习习惯的东西。那它并不高科技,必须有高科技的载体,才能够随时随地的把声音放在身边。孩子的文字阅读要到七八岁之后,可是他2岁就开始听了,中间有五到六年,如果把声音带到身边,有什么问题这个声音可以回答。语言学习、大脑发育提早了4到5年,这意味着什么?在这些年中,北师大就是我们最早的合作伙伴之一。我们很快发现,内容不够。做音频是需要投入的,很多好的东西没有,需要创造,需要有人以平台的方式来运营它,所以我们就开始做这件事了。我们希望有一个终端,可以让孩子们随时随地听故事。作为一个商业的公司来讲,光有情怀我觉得是不够的,我们还是要放眼商业去看到商业价值,看到它能够成为一个长期的品类或者生态发展下去,所以说我们也开始合作,协力把这些想法落地,真正变成可以导入千家万户的产品、方案去帮助很多家庭、很多孩子,切实获益,这才是真正的商用。谢谢!

陈忆:谢谢。坚守就是结果,情怀塑造产品,再用一定的商业化的方式,把我们的初心传递给消费者。那我最后一个问题问到我们自己人尹总,我们是这个行业的开拓者也是坚守者,从布丁各系的产品到今天的豆芽,我们想通过跟各位的合作,给用户更有价值的产品,给我们的孩子更有价值的产品。儒博是如何聚合了多方的资源赋能儿童教育产业的?未来会怎么改变这个产业?

尹方鸣:今天咱们圆桌的问题都特别有深度,而且各位专家给了很多很深的干货。首先回答你的问题,我们是如何去聚合好的内容,我也是两个孩子的父亲,作为一个父亲,做一个机器人肯定要把世界上最好的内容给孩子。顺着这个思路,一定会找到最好的内容。用诚意、创新,给合作伙伴讲,我们做出这样的机器人来了。拿着实物、样机给他们演示,告诉他们说,就缺你们的内容。我们也是国内最早的把所有好的内容聚集过来的,其实大家只要抱着一个做好产品的初心,就一定能够把最优质的内容给到大家。那其次,怎么去改造?这个过程其实是探索,花了很长的时间,朝AI化的努力。真正想把孩子教好,需要有很专业的教育教学的方法。现在呢,在线教育根本没有听每个孩子的反馈。那我们在这个过程中,把人工智能融入到这些视频课的改造当中,每个孩子的感受都是个性化的,因材施教的。我想讲最后一个更难的事情,语言环境。我们做自然语意的生成,我们很早做了英文引擎,我说什么,他能听懂,然后回复我。那么,对着机器或者对着老师,聊什么呀?我们做自然语意生成引擎,结合孩子不同的年龄,他的知识面、英文单词词汇量,聚合起来,然后自动的去生成很多的对话。当发现孩子不感兴趣的时候,不生硬地继续聊,而是沿着孩子的话题。我们现在做了几万级、十万级的英文的搜索引擎。如果有一天我们做到百万级,就可以从量变到质变,能够覆盖不同年龄段,所有的知识级别、单词、句子等等,就能真正跟孩子聊起来。刚举的几个例子,是从我们怎么做AI化去讲,这个道路是很漫长的,我们也希望大家一起坚持,做到真正改变十几亿人学英文,这就是真正了不起的事情了。

陈忆:谢谢尹总。打个比方的话,各位是养分,通过儒博把养分输送给孩子。希望我们一起去做好产品给用户。“教有方,育有爱”,谢谢大家。

(责任编辑: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
发布者资料
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: 注册时间:2020-06-18 17:06 最后登录:2020-06-18 17:06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